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北極星隊隊訓
我們去足母山
山頂的瞭望台
真是個好所在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整個行程之中,
我們都沒有感到沒有男生有什麼不方便,
甚至深深的感覺到,我們也可以比男生更積極有動力。

但是一切就從上火車開始,事情有了改變,
我現在終於知道被人搭訕,有多討厭了,
一群有點醉意的阿兵哥很不視相的坐到我們旁邊
剛開始我還滿想知道這些人的來歷與去向,
畢竟他們看起來也不是壞人,都是些開朗的原住民。
但是當我開始想要安靜、睡眠,或是與我的隊友聊天,
我以為不理他們就好了,事情當然沒那麼簡單,
他們就這樣一直坐在我們這些三天沒洗澡的女生旁邊,
埃!如果有男生跟我們出來,也不會招來一些奇異的注視,
這時候我開始想到山社的每一個男生,他們會怎麼趕走這些人,

實在受不了了,索性矇起頭,不理人,
快走啊!我不要再聽你們有多會喝酒打獵當兵打球,
平快車慢慢的行駛在東海岸,穿過一個又一個隧道,
我只希望他能開快點,再快一點!

所以當你現在問我女人隊好不好?
我不會說很好,我希望山社的男生跟女生都可以相互照顧,
大家開心的一起出隊,女人隊與男人隊都是有一些缺點的,
大家互相包容體諒,才會得到更多行程以外的收穫。
一起開心的一起去爬山吧!

圖:崇德車站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到達水源營地後,接水接了快一個小時
終於到到快一萬的水,可以開始揮霍了
但是這一天晚上大家好像都很累,雅仁很早就想睡了
準備一泡接一泡的茶,也沒用多少,
所以也沒有胡鬧很久,早早睡覺了,但是我還是有敷臉歐...
以後出隊一定要帶短褲,因為換短褲睡覺真是超舒服的啦.....


第二天四點起床,五點就出發了,天大概是四點快五點就亮了
之後的林道開始變爛,但是跟大又平的林道比較起來,
我比較喜歡這種爛爛路,因為比較不容易睡著,
路上經過一處較大崩落處,可以看見上清水的稜線,
這裡展望也比較好,此時,太陽出來了,女人隊的士氣也到達了高點
衝吧.....就是那條稜線了.........


到了林道最後獵寮水源,開始喝飽飽,背包裝飽飽,準備上去了
上去的稜線還算是不陡,我們邊走邊打混,看到有平的地方就開始推斷
是不是別人休息的地方,
通常,我們自己也會停下來休息啦.....
所以,休息的時間還滿長的,混阿混的....覺得也應該到岩稜了
但是就是不到...然後四個女人就開始狂衝.....
一直衝到沒力氣了,停下來討論,正當苦思暗幹之時.......
前方的霧散開了,露出了像是一條龍的鱗片的岩稜......
哇.......原來它就在前方兩分鐘處......


通過這段漂亮的岩稜,就到山頂了,山頂是一堆大石頭
可惡的是,已經起霧了,只有偶而露出藍天,還有西邊一點稜線隱約
東邊都看不到太平洋了啊...........嗚嗚!


帶著失望的心情,離開山頂,再下到了岩稜,居然天開了,
看到下面的溪谷,還可以看見溪谷裡的碧青色的一顆深潭,
四個女人興奮的狂叫狂喊,拍照紀念,總覺得比在山頂還高興。


我們的速度很隨性,在獵寮水源喝飽了水,應該每個人都灌了一升吧!
喝的好撐才出發回營地,到了營地又是一陣吃吃喝喝,敷臉打屁煮茶睡覺,
埃….爬山如此,夫復何求!


女人隊萬歲!!!!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個女生可不可以出隊??
這個問題,我從沒有想過,這樣的風險,我也沒想過....
直到看到清大有四個女生去能高越嶺,我開始幻想....
我們會不會有這一天!?

我們山社一直是女生居多,不管是不是軸心幹部,
女生都還是佔大多數,這樣的情況,發生在大專的登山社的,
應該也不多,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們山社的女生,
跟其他社團的比起來,應該是比較像在當男生用...
很多事情我們都自己來,但是,還是很少聽到......
只有女生的隊伍.....

本來尤奇的奇萊東稜是想開成女子隊的,但是後來有很多男生要來
所以這個夢想沒有成功,反而是變成了一個四校聯合的隊伍......
多了很多好用耐操的男生,事實證明,這個路線也是的確需要這些男生的

去奇萊東前,雅玫問我之後有沒有時間可以當她的輔導員去清水大山,
我答應了,但是,真的沒想到,會變成四個女生的清水大山......
因為正值山社出隊高峰,三棧南溪南湖群峰還來個古道縱走,人都去山上了
不只隊員少,連留守人都不好找.....而且幾乎山防都上山了
這樣的情況下,四個女生要出隊了....雅玫雅仁魚頭還有我

我想大家應該還是會擔心我們,雖然只有三天,雖然都是老手......
但是,當我們四個女生,站在海拔不到200的中橫錦文橋上
望著高高在上800公尺的索道頭還有根本看不見的.....
那遠在天外天2400公尺的清水大山時,我害怕嗎?我想放棄嗎?
真的,我只有想要全力以赴的感覺........

花蓮的山都好像有種氣質,那種凜然,那種崢嶸,不容易讓人靠近
絕壁不生草木,水切割著山,山又包圍著水,一處又一處美麗的峽谷
我開始感受,為什麼我們山社有過太魯閣時代,為什麼學長姐愛這裡的山水
這真是一個很原始美麗的地方....

大同與大禮都很像是桃花源,沒想到還有這些原住民堅守在家鄉
我們上去時遇到了一群要下山準備明天要投票的居民,
他們攜家帶眷,還有兩三隻雞鴨,開著鐵牛車一路嘻嘻笑笑,
真是一群可愛的人,還騙魚頭大同有賣冰汽水.....
大同真是個奇妙的地方,有一大片的玉米田,剛出生的小狗對我們嚎叫
居民都下山投票去了,又起了霧,感覺這裡變成小狗與雞鴨的天下
下午要到水源營地時,我一直在心理害怕一件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成真
所以一到營地,水袋一拿就趕快去看水源,沒想到.....真的.....水好小啊!!
已經不是小可以形容的了,根本是用滴的,慢速的滴著....
原本有被人接小水管的地方已經沒水,我爬到溪溝上面,
勉強看到一處滴的比較快的水源,用樹葉聚了一個小水流...
別人紀錄上說一分鐘一升,現在大概只有五分鐘一升..........
不過總算是有水了,真的是鬆了一口氣,本來都想好要踢回大同了...

都是女生有很多的方便,像是衣衫可以不整,穿著短褲在營地走來走去
休息時候不穿pp很涼,上廁所不用跑很遠,被看到也沒關係.....
晚上一起在帳棚裡敷臉,說著一些女生的秘密,還可以一起抬腿耶....
就像是一起出去旅行,只是比較辛苦比較累....



待續.....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九天-鐵腿,遙遙阿禮,回家了


『那路雖然遙遠漫長,我依然往前衝,
只因,我是,中國的駱駝』


聽說是軍歌--中國的駱駝


今天,每一個人看起來都有點殺氣騰騰,好像要上戰場似的,
敵人就是阿禮林道。殺林道列車開動了,一開始我還帶起頭來唱山歌,
特別唱了中國的駱駝,沒想到我一唱完就感覺中氣不順,
我還是沒有走在領先集團的命,開始慢慢被後面的追到,
看到耀群在吃口糧,抓了幾片放在相機袋,邊走邊吃,
一下子就嗑光了,又開了一包,一直邊走邊吃,真想不通
為什麼口糧可以這麼好吃。中午走到了一個超優的小瀑布深潭,
開始煮泡麵吃,我又嗑掉一包,所以其實今天,我幾乎都是在吃東西。
對於無聊的林道天,列舉出我有印象的事物:
第一:野狼騎士們-有一個向我比了大拇指,叫我加油;
有一個跟我說還有半天歐!
第二:怡翎的背包套-因為她一直在我前面。
第三:整路開的櫻花:喬國拉次前面那棵真是盛開!
第四:口糧跟泡麵:支撐我走下去,感恩啊!
剩下的就是鐵腿的感覺,還有繞過這個山凹就到了的謊言(我自己騙自己啦)。
整個下午開始省電模式,一休息鐵腿就更嚴重,
但是偶爾還是會醒過來看看百米懸瀑,直到看見阿禮村的時候,
看見廖大哥的車的時候,腦子才開始運作。
坐上得利卡,一路欣賞阿禮霧台的石板屋,到了屏東市,
我們一車髒西西的人,只要一紅燈停下來就會有很多人注視,
嗯……我想這是下山必經的過程,習慣就好。
大家狂掃過屏東夜市後,謝過屏科大的友情地陪,
坐上統聯,回到熟悉的、開學的台北。


特別感謝:山社麻將接風團....雨蓉佩珊建傑小倩魚頭....後來來的阿伯
徹夜等我們,一起去吃五湖豆漿,雖然我知道你們也玩的很爽.....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八天-開闊的,熱情的,大浦山


『靜靜地,東南西北找個方向去走一趟,
體會登山者的自由。
上山去聽取山巒的佳音。
自然的安寧將注入你體內如陽光之注入樹林。
風吹給你它的清新,暴雨賜與你能量,
煩憂將一一抖落,如秋葉。』


--John Muir

其實,真的真的真的,我沒想過大浦山會是這麼熱情的一顆山頭,
說他熱情,應該不是個奇怪的形容詞,只要你在這樣晴朗的早晨,
登上這樣的大草原山頭,你就會了解。不管他的箭竹芒草有多密集,
他終究是熱情的以他360度的展望招待著你,沒有任何的保留,
東邊的雲海和西方的群山就擺在眼前讓人想驚喜的狂聲大叫,
此時箭竹也變得可愛了,高山杜鵑也開了。
如John Muir說的,大自然真的能夠給你安寧、清新,賜你能量、抖落煩憂,
很多事情已經不重要了,那些你放不開的、你後悔的、人或是事。
我們在大浦山頂邊殺底片邊等著蠢能從下面的箭竹海回來(笨學弟又探路探太遠了)
,然後一起往紅鬼湖前進,很快接到成大路標,下去就是紅鬼湖了。
紅鬼湖真的是紅的,陽光從另一邊的草坡照向紅鬼湖,映出透明的紅色,
像是紅寶石的紅色。跟大浦山比起來,這裡就安靜多了,
跟大浦山的熱情奔放不同,紅鬼是嫻靜優雅的。
一個早上,看到了不同氣質的山與水,想到下午還有小鬼湖,
又開始興奮的盤算著底片用罄的危機。十點多從林道開始下小鬼湖,
開始上上下下的越小稜線,中午在一個越稜點吃飯,此時起了霧,
路邊的杜鵑已經長好了花苞,這裡看起來真有百岳的感覺。
一點半到了巴油溪,放下重裝,洗了把臉,然後就往小鬼走了,
一路上路標很多,大家衝到小鬼湖時,濃霧起來了,所以都沒有被湖嚇到,
等到霧開了的時候,才發現湖在前方,而且好大一個,
好像會有水怪升起頭來的感覺,包圍小鬼湖的兩條稜線
,一邊是森林、一邊是草原,湖面狹長就像個台灣的形狀。
大家在湖邊山坡上面都沒有人下去湖邊,但是也殺了很多底片,
行程到此,是最後一個湖了,我的寒假到這裡,也看了十個中級山湖泊了,
但是讓我記憶最美的,還是早上的大浦山,湖當然也很美,
但是登臨山頂的開闊展望,那樣的讓我喘不過氣來
(不是陡上的那種喘,當然我陡上也很喘),是一種讓人感動的壯麗。
往工寮的路上,雅玫肚子越來越痛,猜了又猜還是不知道
那裡是什麼器官,只希望不是盲腸,如果越來越痛,
就要有人踢黑夜馬拉松去阿禮了。四點半到水泥工寮,
門口是一棵大倒木,倒木下面有小溪,洗了洗這雙走了八天的腳,
告訴腳還有一天你就可以休息了,但是回家的路還很遠,遠在山外山。
今天晚上大家拿出糧食猛吃,有什麼吃什麼,明天留給明天去煩惱,
晚上可以唱首萍聚還有奧康娜了,這是山中的最後一夜,
月亮還是滿的亮的在天上,說離開會不捨那真是有點矯情,
因為下山總是會興奮的,不過,在唱到「今夜歡笑何處尋,時時回憶你過去」
的時候,內心難免會,有那樣一點點的,一點點的,感觸。

「記得不願分離,來了之後在故鄉等著你」

「等著你-恰克利恰克利恰克利-恰克利隆冬卡卡啦」

今夜,不知道要說什麼了,那就唱歌吧!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七天-上上下下,炎熱,接到林道

『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喜歡一生中都能有 新的夢想
千山萬水 隨意行去
不管晨星指引的是什麼方向』


--歌本上的短詩


我喜歡出發,但是面對著今天的漫漫長路,實在要深深吸一口氣。
上拜燦的路,如同紀錄上說的是卡背包瘦稜,但是展望也跟著變很好,
像是南一段的後半段那樣的感覺,可以遙望我們走過來的稜線,
還可以看到一些怪名字的山頭,像是林帕拉帕拉、一場山,
這種讓人在地圖上看到會多念兩次的名字。
拜燦山是一個鳥山頭,展望被樹林擋到,看到新竹市山協的牌子
被蚯蚓他們寫上中央大學1.25,我們也寫上NTPU 91.2.16,
不知道是哪個笨蛋寫成91年,都過了年的還在91年,只好用奇異筆
塗了重寫,希望以後來到這的人不要笑話我們。
下到拜燦谷,果然是一個冷濕陰暗的谷地,有一潭黑黑的山豬浴池,
沒住這裡是正確的,大家都心想。
之後的路上上下下,路基也開始變亂,走著走著,
我忽然在遠方看到一顆很好笑的山頭,圓圓的山頭都是芒草的黃色,
但是下面又是綠色的,看起來就像是禿頭,更像是河童,
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大浦山,而我們,今天要到他的登山口。
中午我們在2114山頭午餐,當實嚮的雅玫今天狀況不好,於是,
我又被派上去當嚮導,也許是我也開始緊張,中午餅乾一拿來就猛吃,
爬山真的真的不會變瘦。
下午一開始的路跡混亂,但是只要記住--有山頭就上,
沒山頭走稜線就對了。兩點的時候接到知本林道,
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高興,反正就是踢啦!心理一直想著
阿禮林道是這條好多倍,開始害怕起回家的那一天,快回家了,
沒有特別高興的感覺,只有快要散場的小小落寞。這條林道風景還不錯,
路況也很好,但是我們沒有心情慢慢走欣賞夕陽。
四點半,到了大浦山登山口,比想像中要快。
清完營地後,宇帆跟睿能自願去取水,後來等他們等了好久,
天都黑了好久還不見他們回來,大家開始擔心,
我雖然相信他們的體力,但是黑夜會發生的可能太多了,
心理越來越焦急,直到他們帶著20升的水回來,
大家才又開始笑笑鬧鬧,看著他們兩個嗑掉一大桶的麵,
邊吃邊滿足的說著取水歷險記。
今天一直苦撐的雅玫、生理期的雅仁、還有取水的難兄難弟,
我覺得這些學弟妹真是可愛,山社因為他們的加入更好玩,
山上因為有他們變的更熱鬧,
這個夜裡,我在營火邊看著他們的臉龐,心裡面,滿滿的都是高興。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天-悠閒,青綠,飯團好好吃。


『我只是一個雪人,
我只要知道白色的冬天、美麗的雪,
我只要專心欣賞世界一點點的美
一點點的美就夠了………………..』


幾米 -- 一點點的美好


爬山的人,其實都只是在追尋那一點點美好,
辛苦好幾個小時,其實,只是渴求一些美好
的時刻,或者,只是因為今天路邊的蕨類,
有陽光照耀,有微風共舞,青綠的令人感動,
這樣一點點美好,也就夠了。
今天很明顯的,大家起床比較遲,因為大家散居不同地方
,有人在稜線上,有人在很下面的谷地。我五點半起床,
幫采庭煮了紅茶還有麥片,我們兩個迎著早上的太陽,
啃口糧配紅茶,忽然覺得口糧很好吃,兩個人開始聊起了
為什麼喜歡爬山的話題,我知道采庭常常會迷惘,
我也沒把握能把我為什麼喜歡山的感覺表達清楚,
邊想邊講的不知道她能不能懂,我只知道事情不用想太多,
今天是我高興我願意的上山,那樣,應該也無入而不自得了。
其實今天的路程很短,下午兩點半就到營地了,
一路上我最記得的只有滿路的青綠蕨類,還有中午的好吃飯團。
我好像沒在中級山看過這麼漂亮的蕨類,他們生長的不是很密集,
所以陽光可以穿過葉子,風也可以微微吹動,走在這樣的路上,
真正的可以去享受走路的樂趣。十點半,是我們這隊最常吃午餐的時間
,剛好到了取水的鞍部,有水當然吃午餐啦!開始煮茶,
吃早上各自包的飯團,真是超超超級好吃的,我後悔沒有包大一點,
一下子就喀完了,而大家也很明顯的沒吃飽,於是,又開了餅乾來吃,
我一直覺得我們這一隊沒有一餐午餐是真正吃飽的,
好像永遠都在想還可以開哪包餅乾,我也覺得我慢慢開始吃的像男生一樣多,真是可怕
走到拜燦前最後的大鞍部時,太陽正把蕨類照得清翠亮眼,
領隊說紮營吧,其實本來要住拜燦谷的,但是沒有一份紀錄說拜燦谷好的,
所以就想明天再趕一點路,今天睡這個漂亮的大鞍部,
拉起三張地布來擋風,不然其實風很大,生火會燒山。
想起今天是元宵節,佳岫拿起她的八寶粥空罐來做燈籠,
我則在大倒木上面躺了一下曬曬太陽,七早八早就到營地,
大家煮了布丁來吃,撿柴生火,日子到了第六天,所有的事情好像都
開始變得像在山下的生活一樣,理所當然,在山下是吃飯睡覺上課,
在山上也是吃飯睡覺走路,兩種生活都是生活,而我們,也已經習慣。
晚上的檢討會是這九天以來最最感性的,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
大家拿著佳岫的南瓜燈籠輪流講,一個比一個感性,
而我的腦子裡也浮現出好多回憶,一隊比一隊深刻,
也許,因為我也快當老人了,就越想跟學弟妹說山的事情、
我和山的感情、我和山社的感覺,以前學長姐也是這樣對著我說這些往事,
而現在,我也能感受他們的感受了,
如果如果.....能一直爬山,一直跟好夥伴一起在山上,
但是對著人生說如果,是很沒用的、很笨的一件事。
因為實在有太多如果,是不可能如果的。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五天-驚喜,美景,值得啊!


『於是有這麼一群人,背著滿滿的背包、
背著滿滿的風雨、滿滿的陽光、滿滿的希望?
邁向山水山水山水山』
--丹大札記



後來,我仔細回想才發現,這一天是最多美景的一天,
從足球場到綠池再到大鬼湖,這樣還不夠,還有遙拜石塔
的好展望,要怎麼說呢?這一天真是『夠了』!
藍湖的早晨,我覺得跟前幾天很不一樣,因為今天一出
帳棚可以看見天空,雖然沒有太陽,但是至少是明亮的
,打包的時候看得清楚,我覺得這樣的早晨很棒,
至少比在樹林裡舒服。
那足球場他到底有多大呢?腦子裡幻想的是世足賽的那種綠球場
,還有蠢能昨天狂奔十分鐘的樣子,那應該真的是超大的吧!
事實上,他也的確很大,但是沒有綠草如茵,但卻也不會讓人泥沼深陷
,畢竟他不是今天的重點,趕快向大鬼行去吧!
而偶然的撿到綠池是一個幸運,走著走著就出現了一片綠地,
心照不宣,他就是綠池了,也是一片柔軟的綠地,
當然,一定會有幾根應景的倒木,這好像是這區景色的必備配件
,但是我已經不想看到沒水的池子了,
我要大鬼湖,有很多水的大鬼湖。
下溪溝的時候,其實就可以隱約感覺前方,前方好像是一個很大的谷
,白茫茫的一大塊,不知道是水還是霧,隨著溪溝下降
,我們也好像在下沉,沉到了鬼湖密境。
初見大鬼,濃霧籠罩,我們摸不清他多大、他多深,
直到濃霧忽然散開,一陣驚嘆,這是多麼廣大的湖啊!
既廣又深,在深山中,瞥見這樣的地方,當然會畏懼,
會產生一種對大自然的敬意,稱為聖地,想當然爾,
連取他的水,都覺得是一種不敬,但是,不取水怎麼煮泡麵勒?
何況下午還要背著大鬼的水上遙拜山,這點小小的不敬,
大鬼一定能了解。要離開一個美麗而且讓人想紮營的地方,是很困難的
,尤其是每個人都揹了至少三升四升的水的時候,
不過,這個下午我發現背的重重的再陡上有一種快感,
連停下來休息都有一種很想繼續走的衝動,
我想這是一種腦力完全轉換成體力的智能退步,
跟踢完長長的林道會變笨蛋的道理很像。
遙拜山的石塔上,小小的站了十一個人,擁擠的連照
相取景都小危險,但是展望很好,讓中級山像百岳。
到了遙拜南鞍,猜不透領隊又玩了讓人猜不透的遊戲,
「情人節露宿訓練」!聽起來頗有種孤寂加上淒涼的悲慘
,還好他讓兩個人一組,不然就更悲涼了。
我跟雅仁搭了一個鑽石型的外帳,我覺得很炫,但是卻招來嘲笑。
晚餐時間采庭忽然哭著說他頭很痛,哭的讓大家都慌了
,本人被派去當小護士,每兩個小時起床一次,
確定采庭的狀況ok,好家在她晚上十一點多就好多了,
而我,也過了一個印象深刻的情人節。
在山上能夠互相照顧,寬心而言,也是一種人與人的風景
,那麼,今天真是看到了很多風景,
都讓人想銘記於心,一再回味。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天-悠閒,慢慢找尋藍湖



『而月色一樣滿山,青春一樣如酒』

山月-席慕蓉


昨天晚上的月色的確是滿山的亮眼,尤其是在樹林間關了頭燈
,更會覺得路燈真亮,找廁所時,得閃更遠去。
上切的路永遠是喘的,以為那條就是稜線了,但是後面
永遠還會有一條。轉眼,出現了一個很平又曬得到太陽的好空地
,我心想,嘿嘿嘿!不休息才怪!但是猜不透的領隊
永遠是猜不透的,他說:下背包啊!煮茶!……..猜不透啊……
我以為他只是要休息,沒想到,連撲克牌都出來了,
怡翎說只差睡墊沒有自己滾出來鋪好,只差沒有睡個早覺了
。這樣的逸樂之後,是和藍湖開始一場心理戰的開始,
也是一場男人賭地判的戰爭開始,中午時間,幾乎每個人
都出去探路了,只覺得到處都有可能,看到芒草就覺得藍湖
就在後面,這樣經過了快兩個小時,覺得我們還沒到
下切的那個鞍部,那就往前走啦,五分鐘後到了
另一個鞍部,右邊下切,藍湖到了!少了兩個小時在藍湖打混
,還真是有點不甘心,重點是,藍湖他還沒有水。
當派出取水兵下探溪溝時,我們把握太陽最後的露面,
脫了鞋子只穿襪子在藍湖的草地上面散步、殺底片
,像走在地毯上一樣舒服。一直覺得清大排的石頭NTHU很怪異
,排在那裡又不能照相,取景也怪怪的,直到東海的人來了,從那些
石頭後面拿出一瓶水的時候,我們一起恍然大悟了
,不能怪清大的同學沒幫我們藏,因為猜不透領隊
昨天忘記開機,反正我們有取水兵,取了很多水,
還是把水留給昨天缺水的東海同學吧!
今天晚上又是大大的一顆月亮在天上,藍湖很開闊,月亮就又更肆意的亮了
,月色已滿山了,青春是否如酒呢?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天-炎熱芒草天,澎湃的


『越過那一座山,追尋心中多年期盼,
從此,已不會再遺憾。
越過那一座山,回首呼喚我的同伴
迎向那,陽光的燦爛。』

今天要越過的山,他叫石穗頭,聽說他是很難找到基點的,
那他也是跟我們的領隊一樣的猜不透吧!一大早看到清大的
迅速收拾營地,跟我們道別,就有預感他們今天要先我們
一天去藍湖了,他們應該是要趕開學,不是被我們嚇跑的吧!
山不會趕人走,但是人會有時間壓力、心理壓力,
我們終究不是山裡的居民,在山裡雖然快活,擔心的事情
還是不少,又想起伍元那次的說的那句:
「爬山不能隨心所欲,何苦來哉啊!」真是一種很高的境界。
上石穗頭早有了鑽芒草的準備,所以在面對那片海的時候
,游啊游的感覺很快就游完了,在山腳就看到東海的
在上面,爬上去的時候他們幫我們先找到了基點,
石穗頭沒有想像中那樣猜不透啊!小小的基點露出
地面不到十公分,真的是很容易忽略,但是這個寒假
造訪他的人很多,所以還是被發現啦!要下溪了
,我被猜不透領隊叫到前面,準備當嚮導,好久
好久沒有走在前面了,我都是在後面慢慢上背包
,快快拍照的懶老人,但是,中嚮啊!應該
也要來試試我破舊的路感,事實證明,我的路感早就
不知道跑哪去了,每次走路都在胡思亂想,太喜歡
跟別人腳步,其實跟著前面腳步是一種享受,偶爾
停下來看看地圖也心滿意足。終究,我們還是下到溪了
,傳說中的夢幻營地已經不復夢幻,至少,他的面積對於12個
人來說,不夠夢幻,我們發現其他營地,於是帳棚就像
神轎一樣被抬過去了。第三天了,一切山裡的時光
從第三天開始,會加速飛馳,該忘記的會被忘記,
印象深刻的,卻還是不會遺忘。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林道繼續,天氣大好



『不要因路遠而躊躇,只要去,就必到達』
--成吉思可汗


今天開始用腳走路了,好戲上場。工寮的早晨,覺得多了幾個人
,是東海的同學,但是他們有車車還可以開進去,
那我們,就開始走吧!清晨的空氣很好,尤其是走在這樣的路上
,太陽照不到的山坳,一個人慢慢走,重重的背包還不適應重量
,我用力的去呼吸,轉過這個山,回頭看見工寮在
山裡像座清幽古寺,而太陽,在前方的山谷裡等著我們
。芒草芒草,是林道上的老大,想過去,那你就鑽啊!
但是懸勾子就不是那麼好說話了,之字型的爛林道開始了
但是懸勾子就不是那麼好說話了,之字型的爛林道開始了
,偶爾鑽出來還看到遠方的卑南主峰、卑南主南峰、
卑南東稜一堆山頭,看到山頭,尤其是自己去過的山頭
,超有親切感的,像是老朋友一樣。下切的路很好走
,蕨類很多箭竹也很和善,很快到了神池東鞍,
東海的清大的都早到了,聽到他們一點就到了,
真是差點腳軟,男人隊都不講話休息的嗎?
還是我們太虛了,管他的,去神池殺底片啦!
神池比我們想像的都大,狹長型的池子,水應該很深
,這裡的池子好像一定都要有幾枝大倒木
,才能襯出那股幽靜安祥,我們走上碎石坡,
俯瞰神池的池水,我覺得一定很深很深,
濃濃的墨色如果有陽光照耀一定更美,神池是五湖的美好開始,一個很動聽的序曲。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天-林道,中快板,時而驚喜


『心有多遠,路有多長』
--不知道是誰說的


我很珍惜縱走的第一天,因為可以不停的坐車,
可以看到7-11就進去猛買,總是一直在坐車下車轉車
,如果風景好的話,會有自己在旅行的錯覺,
如果風景差也沒關係,就祈禱趕快到登山口吧!
從楠梓到六龜的公車上,天開始亮了,是一個光輝燦爛
的日出,配上路上的田野風光,想起去年這個
時候我的南一段,也走過這段路,也看過這些農田
,六龜的六隻烏龜還在,公車站也還是一樣可愛,
藍色的屋頂赭紅色長椅,一定會有陽光的六龜小鎮。
六龜到藤枝的路開始爬升,原本高不可及的稜線開始接近
,坐在無棚頂的得利卡後面吹風,我在山裡的感覺
越來越清楚,在藤枝等了很久,我們爬上涼亭去曬太陽
,開始想要像隔壁的老人家一樣悠閒,他們
還有一小間樹屋耶!這裡連小狗都懶散,
不負責任的向我們吠了幾聲,就一起曬太陽了
,人不多話狗不多叫,一種悠閒的默契。
出雲山林道就像他的名字一樣
,漂亮脫俗,路隨山轉,我們已經不知道
轉進第幾層山裡了,山一層又一層,一層比一
層深,這裡的山好像無止盡,林道好像繞不停
,路已經那麼遠了,心應該也很遠了,心遠
地自偏啊!出雲山林道好像是在扯斷我們對
外面世界的牽掛,一彎又一彎,我已不能再回
顧,幾隻路上的藍腹鷴給了我們一點驚喜,
瑪莉恆河的藍天也很美。在工寮的夜晚,我們的
第一堆營火升起來,圍在一起唱山歌,
忽而瘋顛的跳了起來,不知道有沒有嚇到清大的同
學,沒辦法啊!有營火有星星還有好茶,
哪能不高興啊!第一天結束,我感覺到山了。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零天-開始,慢板



『凡人變異,惟山永恆』
--鹿野忠雄
什麼是不會變的,山應該也是在變的啊!沒有板塊變動哪會有山勒?
鹿野大大說的應該是山的感覺是不變的吧!要出隊了
,熟悉的感覺又湧了上來,說不清楚,但是我不討厭的感覺,過年悶太久了
,一雙很衝動的腳,一顆很逃避的心,我很想上山。
在山社,很多人來送行,快忘記有哪些人了,
因為那天晚上真是漫長啊,應該還不少人,
大家打包完了還有很久的時間空等,我覺得出隊前會有種無聊的空氣
,如果不能及時出發,那種空氣就會一直催眠著人們,消弭
你出隊的力氣勇氣衝動,那天晚上應該就是降子吧!收了好多巧克力,
大家都很可憐我們的情人節啊!其實在山上過應該也不賴
,我是降想啦!總比在山下孤零零好吧!
單身的人適合上山。雨蓉跟尉傑送我們送到了統聯
,尉傑一直詛咒我頭上會有烏雲在下雨,
但是事實證明我不是雨神,雨蓉才是,十二點四十分,
我們上車了,開始暈睡一直到楠梓,
哈利波特我也不想看,這是第零天,有氣無力的開始。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計系偶發的裝置藝術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發了…..今天的營地是台北。

背包是輕輕的,沿著平坦的造林路,大家腳步都輕快了起來,
經過傳說中的吊橋,繞上傳說中的大崩壁,
就是一路繞著山凹山凸直達松風嶺,
太陽曬的二葉松直冒香氣,那是一種雨蓉很喜歡的味道,
但是我總覺得那是森林火災快來的味道,
聽說這裡蜜蜂很多,最近也有新聞發生,大家都很小心,
沒想到走最後的睿能領隊叫了一聲:有蜜蜂!快走!
剛好我正想綁鞋帶的說…….
只好拔腿狂奔,跑到鞋子要掉要掉的…….
結果可憐的睿能被咬到大腿,痛的吱吱叫!
終於走到遊客止步牌了,
我們好像一群從化外之地逃到人間的野人,
在奧萬大滿是全家、情侶出遊的人群之中,
我們開始踢那奪命的大樓梯陡上,真是銷魂啊!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能安最終極的考驗!

爬到山頂的時候…..不…..是停車場……..
看見北投陳大哥,重義氣的他果然在等我們,
還準備了柚子,真是北大山社最好的朋友,
從我大一開始不知道坐了他幾次車,
包了他幾次車,不管是問價錢還是喬時間,
他總是最阿殺力、最有義氣,
他最喜歡說:「我跟你們北大也算是朋友了,
沒在賺你們的錢啦!我們就是互相幫忙啊!」
一下山就可以看見這樣熱情親切的朋友,
是每次下山,除了大吃特吃之外最大的享受。

謝謝這次的夥伴們,
你們陪我走完了我近期內最後一次長程縱走!

睿能:當個領隊不容易,但是你真的有進步,
我看見你的成長,反倒是我不畫地圖不帶地圖,
像個菜鳥,謝謝你包容我這個懶惰老人。
雅仁:心情不好還要爬山真的是很討厭,但是有時候
就要既來之則安之,而且你還有喜歡的人陪你在身邊
一起爬山,這是多美好的事情,要珍惜每一次爬山的機會,
你以後一定會得到更多樂趣!
雅玫:你總是很細心的打點大小事情,也會照顧別人,但是要
學著更會照顧自己,腳是登山人的生命,不能走就不用玩了,
所以要珍惜自己的身體,那是本錢。
玉嵐:你應該是比較少爬山,但是誰不是這樣過來的?
但是你有超人的毅力,還有不喊累的認真,你一定可以變成
比我們都厲害的學姊,只要你越來越常爬山、越來越有體力,
一定可以的!
佳岫:你已經發現你爬山的樂趣了,就朝著這個去發展,
發現尋找你喜歡看的,對於害怕的地形也不必苛求自己,
害怕就是害怕,但是不能給別人帶來太多麻煩,至少要嘗試。
宇帆:身為隊裡唯二的男丁,只能說你真的辛苦了,你的表現
已經是一個純熟的老手了,但是你還是很謙虛,希望你爬山可以
更快樂,輕鬆一點少想一些責任或是愧疚,
上山就忘了山下的事情吧!
雨蓉:跟你爬山,總是可以看見你想的比我多很多,你比我謹慎,
比我認真,但是跟你爬山又還是很快樂,聊天說屁話、耍懶刺激領隊,
真是大四老人的樂趣,回顧跟你爬山的日子,我覺得能夠在山上有
你降子的好夥伴,即使要我去鳥地方陡上十天,我都覺得,很爽!

謝謝大家陪我走完封山之作,明年暑假,丹大馬博南三逆新康,我們見!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都想著……今天…..一定會出去吧!!


離開這個中級山味道的營地,繼續沿著溪走,
這條支流在地圖上看起來就很長,走起來更長,
其實我也忘了走多久,我們大概是中午到主流前的溪邊吧!
吃午餐的時候,宇帆還生了火,應該是昨天還沒生夠本吧!
但是大家的鞋子應該是怎樣都不會乾了,濕了也好,
下午還是要過溪,而且不知道水勢如何,
最後的大考驗到了!!

一看到湍急的南溪時,其實我心理都沒有害怕,
只是一直猛拍狂拍,覺得怎麼會這麼壯觀啊!
這樣寬廣的河床,在大地上劃分了許多河道,東流西竄的,
但是他們都只有一個方向,奔急的往下游衝去,
亙古以來,都無間斷。
第一次過溪,有一顆被溪衝的岌岌可危的小樹可以確保,
然後,事情就開始不順利了………….
當我們到達左岸時,才發現疑似上切點的大沙洲,
在右岸,其實那時一點都不確定他是不是上切點,
所以我們在左岸耗去很多時間,我猜想,
以前應該不用過到左岸的,只是現在水太大,
沿右岸走的路被沖垮了,或是河道佔據了原本的溪床路,
反正我們就是一群被困在右岸的鴨子,想要往沙洲去,
過溪卻是重重危機,就這樣,我們一群人整個下午,
不停的走在大溪床上,人員散散落落,走在最後往前看,
就看到一群小小的彩色點點,游移在廣大的土地上,
人真的好小好小啊!即使你走過了多少路、多少地方、
豐功偉業、在這裡,大溪床上,你比一顆小樹還不起眼!

後來,就在本來怎麼都過不去,還差點沖走雅仁雅玫的地方,
再旁邊一點,我們終於過溪了,奇怪!為什麼剛剛就沒有發現呢?
大家有一種整個下午被這條大溪『裝笑維』的感覺,
我們都可以感受以前被大水困住的人的心情了,
因為我們差點有與他們一樣的遭遇。

很快我們找到上切點,一切終於開始順利,
但是要多住一天也是必然的了,不能出去吃烤肉了…….
晚上住在鐵皮工寮,其實也不錯睡,
生了大火,吃拉麵,還有其他剩下糧食都清出來吃,
仔細想想今天,其實真的要感恩啊!
我們都是安全的,今天出不出得去已經其次了,
我們都還在,雖然雅玫的登山杖已經隨水流去了,
只要大家都還在……….真好……真好…………
還可以一起圍在火邊,幸福啊!
山下的人,是不是很擔心呢?
明天出去應該不會有搜救人員來接我們吧!
想太多!哈哈哈!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能高到安東軍,一段台灣最柔美的稜線,綠色的顏料像是用不完般,
綿延成這綠色長城,這一天,我們終於要到安東軍山了。

早上的安東軍山頂,極目四望,站在台灣的中心,你最想去哪裡?
站在這裡看的到干卓萬、丹大、針山、能高…………………….
還有藏在東邊晨霧之下的海,西邊偶而流動忽而停滯的雲海,
大家好像不是很興奮,是因為要下山了嗎?
還是因為這風景已經看了五天了?
終歸是要離開了,輕裝走在下山的路上,邊走邊拍照,
想著要下山了,要開學了要上班了要封山了,
我開始有點不捨,越來越不捨,直到我走入箭竹林子,
再看不見遠處黃金色草坡的安東軍山了。

下溪的路,不管是在哪裡,我的印象中總是沒有好走的,
尤其是從海拔近3000的地方要下到2200的溪底支流,
我的膝蓋一定又要抗議了,先不管他,護膝束緊,
要痛、下山再去痛吧!
我們就連滾帶滑的下到傳說中的檜木牌子支流,
其實也沒有很難走,啊不就是那樣!還能多糟?
可是看起來士氣都很低落,大概是玉嵐的情況讓人擔心吧!
下午還有一堆過溪路,不知道她的腳可不可以承受。
我當學妹的時候,其實都還滿懶散的,到現在也差不多,
但是我不會去逞強,也不會想故作厲害,
唯一一次想耍個英雄,就頭部著陸,自此害怕溯溪跟地形,
所以之後看到學妹們總是在咬牙苦撐時,我都會覺得他們好有毅力,
當實嚮走在前面,即使很累都還是一直走,
要是我早就躲去後面龜了。
所以連我這種任性懶惰的人都還爬的那麼快樂,
可以告訴學弟妹一句話:你們一定可以比我還厲害的歐!

好死不死,下午居然下起了大雨,我們正走在溪谷裡,
想起來就很毛,這樣看來我們今天是到不了萬大南溪了,
雨這麼大,行進速度又快不起來,是該先找營地再打算了。
找到一處緩稜,清一清可以搭兩帳,又可以搭起外帳作餐廳,
後來居然還升起了火,雨越大這火也越大,
只是也沒有人想在火邊烤火,因為雨實在是批哩批哩的大,
大家都躲到外帳下躲雨吃飯,坐了好一陣子,
想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該打道回帳,早早睡覺才是。
於是,開始運補宵夜早餐到帳棚,順便煮茶、吃月餅,
明天晚上就是中秋節了耶!但是這雨一直下一直下,
會不會過不了溪勒?……
會不會有人撘北投陳的車來找我們勒?……
會不會有人烤肉等我們勒?……..
會不會有鋼管雞勒?…….
想著想著……..就想到了夢裡。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樣的一天,不睡到自然醒,哪對得起自己?

早上睡到被太陽曬醒,真是件很爽的事情,如果還有人端著熱茶拿著早餐,送進帳棚,那就更是極樂啊!聽說尼泊爾健行都來這一套,那我以後一定要去享受享受。好不容易大家都起床完畢,吃飽喝足,終於可以去遊白石池啦!

昨天晚上我一個人去取水時,池子被風吹的層層浪,不是很明亮的夜空,池子卻還是有水色盪漾,我蹲在突出的小小半島上,白石浪一卷卷的襲來,忽而風變强浪變大,我像是置身於水裏,只等著被浪席捲而走。白天的白石池,是波光潾潾的,陽光照在水紋上一圈一圈的亮白,坐在池邊的大石上,把腳放進池水中,柔軟的水草撫弄著疲累的雙腳,冰冷的池水鎮靜疼痛的傷口,只有大自然能讓我們疲累至極,卻又心甘情願的為他走下去。正當我們在池邊吃著柚子,社會隊伍到了,我們猜想著他們會少幾個人?居然,全員到齊!他們嘻嘻哈哈的在池邊照相、煮東西,一點都感覺不出來有任何緊張擔心或是檢討,只能說他們福大命大,畢竟他們人都平安,而且我們的學弟妹看到了這樣的對照組,應該也學到了正確的登山觀念,希望他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今天行程輕鬆,我們出發的很晚,過了清澈的妹池後,爬上綿綿的綠草坡,回望白石池還可以看到牡丹岩,把自己的手收好,不敢去冒犯神聖的牡丹岩,我想以後我還會來的。上到北白石山已是中午了,熱死人了,趕快下萬里池吃午餐。

萬里池是沼澤地形,所以當我們要離開池子的這一邊到另外一邊上切時,就要開始步步驚魂了,短短的一段環池公路走來真是刺激,小心的打量下一步會不會下沉,我想我的登山鞋反正已經開口大笑了,沒差!濕了就濕了,結果,讓我全濕的反而不是這段路,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到了要上切的沙洲,我感覺有一股大自然的招喚,正招喚著我拿出衛生紙,找個好地方蹲下去,所以,我小心認真的找一個不會陷下去,大家又看不見我的地方,發現後方有一條路標,那應該是大便路吧!好死不死一走下去就陷到大腿,原來,這是一個小池子,只是因為上面舖滿落葉,又剛好有騙人的路標,還好我反應快,一坐下來用力翻了個後空翻,剛好倒在某個大背包上,聽說,我的樣子很好笑但是又很經典,大家都覺得我腰力真好,這就是繼我神池陷泥沼之後,再度發生的萬里池大便事件,總而言之,我跟沼澤有仇,除了棲蘭沼澤,那次掉下去的人是雅仁。

今天真是快樂天,走一下子就到屯鹿池了,為了不跟可怕社會隊擠,我們睡在妹池旁邊的營地,水是活水,營地也很避風,晚上,我只記得吃的好飽好飽,煮了燒仙草沒銷完,還有螞蟻上樹的鍋底好吃,睡覺的時候跟宇帆聊好多,聊家庭聊山社聊學業,好晚了,鹿影重重的屯鹿池,今晚月好圓。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會忘記這一天的,
以後以後都不會忘記……….
因為,我在深夜11點看見我的夥伴,
從黑暗又罩霧的山坡上,走向我們,
這不是作夢。

一天的開始從淺淺黑色開始,
從暗黑結束。
三點半我們就起床了,四點五十,
出發。
天上的星星都下台了,陽光卻還沒出來
能高南的稜脈仍是漆黑一片,大家魚貫的走在草坡上的小徑,回望尚可見到寶島池營地的社會隊伍也將出發了,五點時分,能高南的稜線開始泛起紅色暈。
天將亮了,風還是很大,直到上稜線風才變小,能高南峰的不好爬,是大家都知知道的,再累,都要爬上去,唉!不過是陡上很久嘛!社會隊伍有些人走得快已經在我們前頭了,這樣年輕人更不能漏氣,當然,爬山不是跟別人比的,但是看到歐幾桑歐巴桑那麼積極,我拿手的耍懶逸樂得先暫時收起來。

11點,我們也登上了能高南峰,吃飯玩耍一陣,正午時候,太陽正大的囂張,
再不走會變人乾。
於是開始走那,人稱很難走的能高南峰大陡下,其實難走的原因是沖蝕太嚴重,很多地方落差都極大,像滑水道一樣,但是下雨天會變成滑泥道吧!
正當我們高興的聊著八卦時,隱約聽見有人叫聲,大家頓時噤聲,聽一聽這喲吼是哪發出的,應該是下方的森林溪谷,但是能高南往巴沙灣方向稜線上居然有人影,我們在原地討論了一下,認為社會隊伍有兩批人走錯路了,一批下能高南時下錯,一批是重裝上能高南,不知道路在南邊,直接走往巴沙灣了。
這下子可麻煩了,我們趕緊下到南鞍營地,找他們領隊,他們的領隊和幾個人原本是走最後的,現在,已經變成前隊了,真是荒繆,從我爬山以來沒見過這麼荒繆已經不足以形容的事,他們領隊只是跟幾個隊員討論討論後,就寫了一張紙,壓在石頭下,內容大概是你們走錯路了但是現在已經到正路了(廢話!看到這張紙當然是到正路了,如果他們還看得到!),不要慌張,等一下的路是怎樣怎樣之類的屁話。
我們真是當場愣眼,這就是他們所謂的領隊嗎?
不負責任成這樣,當然他們的隊員盲目的走路、不看地圖也是有錯,但是領隊這樣拋棄他們,有種『日頭恰炎炎,隨人顧性命』的感覺。

在這個時候,我們也決定拆隊了,因為玉嵐的腳指甲外翻,腳很痛走不快,由睿能雨蓉陪他走後隊,我跟著前隊先行。
拆隊之後,這片讓我期待的能安大草原,變的讓我無心欣賞了,我想著後隊跟不跟得上?恐怖的社會隊伍迷路的人回來沒?在一個鞍部,回望看見社會隊伍人變多了,應該是有人迷途知返了,還看見雨蓉他們在最後,那我們晚上應該可以團圓了。
到了光頭山,把水幹光,登頂照都不想拍,因為這時已經五點,天已起霧,今天的天會比較早黑。
光頭山後的崩壁被颱風搞的完全沒路跡,大家過的不是很順,我想,這裡摸黑是要怎麼走啊!
晚上七點,我們到了白石池,迎接我們的是在天池山莊遇見的獨行俠二人,他們很熱心的招待我們熱水,真是溫暖。

我們搭完帳、吃完泡麵後,在遠處山頂居然看見有頭燈,不過很快又沒了,但是,我幾乎確定我是聽到雨蓉的喲吼聲,本來以為他們會緊急紮營的失望,開始有了希望,我跟宇帆很高興的穿著涼鞋拖鞋,抱著熱茶,往要下白石池前的山坡走去,走到山坡前才想到我們腳上的鞋子,所以就在山坡下等著他們,但是一等霧就來,讓我們叫也沒人應,
看也沒頭燈,這樣來來回回了三次,最後,當我們已經失去希望的時候,較靠近我們的山坡上出現了頭燈,而且是持續的在行走,這下子總沒錯了,走到山坡前,是睿能!他先來探路,若是沒有人,他想就要回去緊急扎營了,還好我們還沒進帳棚,不然,就錯失了他們了。

終於,人都到齊了,10點40,
我們聊著恐怖的社會隊伍,一個都沒到白石池,好像是在光頭山扎營了,但是人還是沒到齊,我在想,那些沒跟到的人,是不是找到路了?還有那沒良心的領隊,他睡得著嗎?

我慶幸,我們都安全的到了這裡,但是,我可以自豪的說,就算後隊沒有到達,我都相信他們會是很安全,因為我們所接受的登山觀念,我想是比有的社會隊伍好很多的,經歷了這樣的一天,深深夜,我終於可以在白石浪的夢裡,看見我期待的能安。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