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高到安東軍,一段台灣最柔美的稜線,綠色的顏料像是用不完般,
綿延成這綠色長城,這一天,我們終於要到安東軍山了。

早上的安東軍山頂,極目四望,站在台灣的中心,你最想去哪裡?
站在這裡看的到干卓萬、丹大、針山、能高…………………….
還有藏在東邊晨霧之下的海,西邊偶而流動忽而停滯的雲海,
大家好像不是很興奮,是因為要下山了嗎?
還是因為這風景已經看了五天了?
終歸是要離開了,輕裝走在下山的路上,邊走邊拍照,
想著要下山了,要開學了要上班了要封山了,
我開始有點不捨,越來越不捨,直到我走入箭竹林子,
再看不見遠處黃金色草坡的安東軍山了。

下溪的路,不管是在哪裡,我的印象中總是沒有好走的,
尤其是從海拔近3000的地方要下到2200的溪底支流,
我的膝蓋一定又要抗議了,先不管他,護膝束緊,
要痛、下山再去痛吧!
我們就連滾帶滑的下到傳說中的檜木牌子支流,
其實也沒有很難走,啊不就是那樣!還能多糟?
可是看起來士氣都很低落,大概是玉嵐的情況讓人擔心吧!
下午還有一堆過溪路,不知道她的腳可不可以承受。
我當學妹的時候,其實都還滿懶散的,到現在也差不多,
但是我不會去逞強,也不會想故作厲害,
唯一一次想耍個英雄,就頭部著陸,自此害怕溯溪跟地形,
所以之後看到學妹們總是在咬牙苦撐時,我都會覺得他們好有毅力,
當實嚮走在前面,即使很累都還是一直走,
要是我早就躲去後面龜了。
所以連我這種任性懶惰的人都還爬的那麼快樂,
可以告訴學弟妹一句話:你們一定可以比我還厲害的歐!

好死不死,下午居然下起了大雨,我們正走在溪谷裡,
想起來就很毛,這樣看來我們今天是到不了萬大南溪了,
雨這麼大,行進速度又快不起來,是該先找營地再打算了。
找到一處緩稜,清一清可以搭兩帳,又可以搭起外帳作餐廳,
後來居然還升起了火,雨越大這火也越大,
只是也沒有人想在火邊烤火,因為雨實在是批哩批哩的大,
大家都躲到外帳下躲雨吃飯,坐了好一陣子,
想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該打道回帳,早早睡覺才是。
於是,開始運補宵夜早餐到帳棚,順便煮茶、吃月餅,
明天晚上就是中秋節了耶!但是這雨一直下一直下,
會不會過不了溪勒?……
會不會有人撘北投陳的車來找我們勒?……
會不會有人烤肉等我們勒?……..
會不會有鋼管雞勒?…….
想著想著……..就想到了夢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welowe 的頭像
lowelowe

惟 山 永 恆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