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天-上上下下,炎熱,接到林道

『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喜歡一生中都能有 新的夢想
千山萬水 隨意行去
不管晨星指引的是什麼方向』


--歌本上的短詩


我喜歡出發,但是面對著今天的漫漫長路,實在要深深吸一口氣。
上拜燦的路,如同紀錄上說的是卡背包瘦稜,但是展望也跟著變很好,
像是南一段的後半段那樣的感覺,可以遙望我們走過來的稜線,
還可以看到一些怪名字的山頭,像是林帕拉帕拉、一場山,
這種讓人在地圖上看到會多念兩次的名字。
拜燦山是一個鳥山頭,展望被樹林擋到,看到新竹市山協的牌子
被蚯蚓他們寫上中央大學1.25,我們也寫上NTPU 91.2.16,
不知道是哪個笨蛋寫成91年,都過了年的還在91年,只好用奇異筆
塗了重寫,希望以後來到這的人不要笑話我們。
下到拜燦谷,果然是一個冷濕陰暗的谷地,有一潭黑黑的山豬浴池,
沒住這裡是正確的,大家都心想。
之後的路上上下下,路基也開始變亂,走著走著,
我忽然在遠方看到一顆很好笑的山頭,圓圓的山頭都是芒草的黃色,
但是下面又是綠色的,看起來就像是禿頭,更像是河童,
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大浦山,而我們,今天要到他的登山口。
中午我們在2114山頭午餐,當實嚮的雅玫今天狀況不好,於是,
我又被派上去當嚮導,也許是我也開始緊張,中午餅乾一拿來就猛吃,
爬山真的真的不會變瘦。
下午一開始的路跡混亂,但是只要記住--有山頭就上,
沒山頭走稜線就對了。兩點的時候接到知本林道,
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高興,反正就是踢啦!心理一直想著
阿禮林道是這條好多倍,開始害怕起回家的那一天,快回家了,
沒有特別高興的感覺,只有快要散場的小小落寞。這條林道風景還不錯,
路況也很好,但是我們沒有心情慢慢走欣賞夕陽。
四點半,到了大浦山登山口,比想像中要快。
清完營地後,宇帆跟睿能自願去取水,後來等他們等了好久,
天都黑了好久還不見他們回來,大家開始擔心,
我雖然相信他們的體力,但是黑夜會發生的可能太多了,
心理越來越焦急,直到他們帶著20升的水回來,
大家才又開始笑笑鬧鬧,看著他們兩個嗑掉一大桶的麵,
邊吃邊滿足的說著取水歷險記。
今天一直苦撐的雅玫、生理期的雅仁、還有取水的難兄難弟,
我覺得這些學弟妹真是可愛,山社因為他們的加入更好玩,
山上因為有他們變的更熱鬧,
這個夜裡,我在營火邊看著他們的臉龐,心裡面,滿滿的都是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welowe 的頭像
lowelowe

惟 山 永 恆

lowelow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